[莫毛][论坛体]扒毛→扒羽毛(11)

花珞罗:

番外一 三更风雪

 

天幕纠缠着黑白两色。

莫雨从剑三中回过神来,隔着耳机听见了窗外风声如吼,他退了游戏身子往椅背一靠,侧过头往外看去,正是暴雪如瀑。

空气安静,时钟已走到后半夜,摘下耳机后莫雨有些不太适应这种骤然的安静,怔了一会儿才回想起来穆玄英已经去睡觉了。

弟弟被他赶去睡觉前还不忘叮嘱让他也早点睡,背起了一干不知从何处查出来的养生知识说得头头是道,顺手端走了莫雨桌前的一杯咖啡拿去厨房倒掉,走时马尾一摇一摆,年轻人朝气蓬勃。

可惜穆玄英把咖啡是倒了,莫雨仗着年富力强,不靠什么饮料提神也照样到了夜幕漆黑依旧神采奕奕,把电脑关了仍旧还没几分睡意,坐在窗前竟无聊得考虑起了明天的三餐要准备什么好的问题。

 

现在莫雨和穆玄英算是恋人。

他们自小形影不离地一起长大,两小无猜,情同手足,前面的人生绝大多数都是跟对方一块儿顺顺当当地过了,尽管中途两个人都经历过一些纠结辗转,但最终决定未来依旧一起走下去其实也称不上是什么意外之事。

 

若说是光看个人性格,莫雨和穆玄英还真不太像是契合的伴侣,莫雨他是自家人知道自家事,他天生就是霸道又任性的性子,自我中心,向来我行我素,掌控欲强烈,从来不惮以最大的恶意去揣测他人的意图。穆玄英却不一样,他就很会替别人考虑,心地善良又有自己的一套道德标准,几乎很少有人是不喜欢他的。

有人是这样说,若非是身世流离,少年相伴,很难想象他们两个人会走到一块儿去。

莫雨从不去考虑什么“如果”、“假若”之类的伪命题,既然事实已经发生了,他们十多年的情谊又岂是一句“如果”能抵消得了的?

或许的确是时间打磨了他们各自的棱角找寻到最契合对方的形状,但一切未发生的事情,谈论再多都没有意义。

更遑论穆玄英早早就被他划入自己的圈子里,莫雨是个领地意识极强的人,诸如‘他会离开自己’、‘别人会插进他们中间’之类的想法从来就被莫雨发自内心地表示拒绝,一切妄图从他身边夺走他的人都要列入黑名单,连穆玄英本人都不行。

他们会一直在一起,毫无疑问,毋须质疑。

 

也因此,当莫雨发觉自己对穆玄英起了一些更想要得寸进尺的心思时,其实并没有什么惊讶,甚至可以说是十分冷静。

其他的阻碍都无关轻重,唯一重要的是穆玄英本人的意愿。

饶是在如今人们越加追求自由与快乐的喧嚣时代里,仍有人奉世俗伦常为圭臬,如何生活,如何处世,各人有各人的缘法,莫雨对于他人选择向来漠不关心,但却不能不重视穆玄英的看法。

虽然只能算是没血缘关系的兄弟,但他也会担心穆玄英跨不过心中这道坎。

他总要顾虑他的自尊心,仔细慎重,如非必要,莫雨不愿去强迫这个一直以来被他放在心尖上疼宠的弟弟。

 

穆玄英了解莫雨就如同莫雨了解他,在本人都未察觉的时候知觉上已经敏锐地感觉到对方那种微妙而暧昧的情感偏移,一度因畏惧会推翻原有稳定的关系而抗拒着这种改变,引得莫雨忍耐不悦,他也纠结郁闷,好在两人终于摊开了说,才明白本就不会有什么冲突,他们的心思都是一样的。

 

莫雨点了支烟抽,手中一开一阖玩着火机,穆玄英半夜起来喝水发现身旁没人,而且书房还亮着灯。他走出去,怒中带困推开了书房的门,一进去就被呛得咳嗽,半间书房都被淡色烟雾的气味所笼罩,傻哥哥还看着窗外不知道是看雪还是在发呆。

“雨哥!”穆玄英露出无奈的神情,“大晚上不去睡觉一个人做什么呢?”

“没什么,正准备睡呢。”莫雨把烟碾了又将窗户开了个缝隙透风,笑了一声,“怎么你起来了,要我给你念睡前故事吗?”

把谁当小孩子哄呢?穆玄英瞪了莫雨一眼,威严令道:“你给我闭嘴,洗澡去。”

“是是——”莫雨举双手表示投降,嗓音懒洋洋地拉长了声调,恋人关系确定之后两人相处的态度也有些微妙地改变,更加亲密了一些,莫雨偶尔也挺喜欢被穆玄英一本正经地管束的感觉。

独一无二,再怎么无聊的事情只要加上了穆玄英三个字作为主语都会变得让人兴致盎然起来,与其说是与他在一起的生活永远是愉快而安宁的更不如说穆玄英本人就拥有让他感到快乐的魔力。

这种很肉麻的感性台词实在不像是会在莫雨这样的人脑中出现,而事实却是,每每当感到生活的疲惫时他安静地看向穆玄英,目光温柔地描摹他清俊的眉眼。握住他的手,五指相交,掌心贴合在一起,肌肤细微地摩擦,温热的体温从对方那里浸透过来,一点点的,一点点的,就觉得浑身上下都被温暖了起来,时光宁静悠远。

如此度过一生也没什么不好,或者说,求之不得。

 

“记得刷牙。”穆玄英说。

“傻毛毛,为什么特意强调一遍?”莫雨故作轻佻道,“等我吻你吗?”

穆玄英无言:“……”

莫雨于是特别放肆地笑了一声,手指捏了捏他变得软红的耳朵尖,指甲搔刮到柔软的肌肤,很快就害羞得通红了一片。毕竟算是暗恋多年突然就得偿所愿,穆玄英对突如其来的暧昧话语适应力还不够足,片刻的微怔已经将他的内心暴露无遗,莫雨看得心底柔软,微微颔首亲吻他的唇角,力度温柔而爱怜。

喜欢你,深爱你,呵护你,拥有你。

这种欲望,唯独指向你。

 

“烟味好重啊,快去刷牙——”莫雨的表情太过温柔,穆玄英心道不好,脸上的温度要控制不住了,皱起鼻子连忙转移话题,眼神儿都飘到天顶的灯上研究花纹。

“你回床上等我。”莫雨说,转身前揉了揉他的头发,“别着凉。”

 

寒夜大雪纷飞,窗外其他住楼的房户窗内都是暗的,大路上仅剩街灯寂寞坚守,雪粒滚落下光滑的玻璃。

莫雨从浴室出来躺进温暖的被窝里舒服地叹了口气,穆玄英已经要睡不睡困得一塌糊涂。莫雨将手臂穿过穆玄英腋下环绕着他削瘦的脊背,发间嗅到与自己身上如出一辙的沐浴乳的香气,对方迷迷糊糊地叫了一声“小雨哥哥”然后自然而然地揽住了他的腰,莫雨微微弯起唇角眼神温软神情满足,低头凑在他的耳边说晚安,湿热的气流痒得穆玄英更深地往他怀里钻。

“晚安,莫雨哥哥。”

 

生命有多长?时光就这样于牵绊与依赖中流淌,日久年深,食甘寝宁,人生就在我与你携手之间,长短已经失去了意义。

一世长安,一生相伴。

我爱你。依然。始终。永远。


评论
热度(180)

© 1157055827 | Powered by LOFTER